未分类

泡芙视频

() 石火珠心里想是心里想,嘴上不能说啊,面带难色,

“蔡老哥,这不要钱,你要啥?

目前只有关慧兰是单身,但是你也有老婆了啊。

我们这拨也打不过啊,否则也不用你救啊。”

蔡根不自觉的想到了,那个大红脸蛋子,小眼睛的关慧兰,脑仁有点疼。

脸色一正,开始认真的说,

“出点力,死不了,做什么没点代价呢?

你明白就明白,装不明白,我也没办法。

我给你争取十五分钟,然后我就不管了。”

潜台词是,咱们也别扯那些虚伪的,矫情的,乱七八糟的小心思。

你们单位和诸天会怼了这么多年,要是没点底牌,早就被团灭了。

当然了,底牌都是有代价的,石火珠会算账,谁又不会呢?

清爽Kelly萌动可人

蔡根说明白了,石火珠也听明白了,所以没有继续纠缠蔡根,再往下说,就没意思了。

说完了,按住想要起身的小孙,他现在跟个球一样,是拍着过去,还是踢过去啊?

反正蔡根是不想抱他过去。

下了车,走过皮卡,步伐坚定的往战场走。

萧萧确实想跟着,也被蔡根制止了,目前就这么一个成品,以后还做产品展示呢,要是打坏了,怪可惜的。

走到战场边缘,没有着急往里走,想看看这两只紧那罗到底什么水平。

可惜,移动速度太快,是残影,自己眼神没有小孙好,看不清。

这是真的欺负人啊,这么快的速度,谁行?

不知道给她们一个直线加速距离,是不是可以跑赢时间?

理顺乱七八糟脑抽的想法,蔡根开始了自己的三板斧。

“那个归去来的小姐姐,我来了,把其他人都放了吧。”

这句话,像是一股力量,瞬间打破了五个球的飞行轨迹,互相撞在了一起,狼狈的落地了。

小冰和小火停下了手,看向了自己的理想杀手。

确实见过,当初还想老板品味独到,这二位当前台有点可惜了。

蔡根看到了两对透明羽翼的时候,没有意外,能飞起来,速度还那么快,肯定有翅膀啊。

只是,当蔡根看到这对双胞胎,有四条胳膊的时候,彻底惊呆了。

四翼,四臂?哪吒好像是八臂吧?

这一个母紧那罗都顶上半个哪吒了?

那一对呢?

自己能打过哪吒吗?

龙王三太子都不好使,自己行吗?

看到这四条胳膊,蔡根忽然又有了别的想法。

这不是投胎来的物种,是偷渡来的,那么有没有什么规矩或者限制呢?

人世间就像公司大厦的电梯。

单体越胖,人数就必须越少,否则超载,大家一起玩完。

按照这对双胞胎的实力看,肯定超重了,绝对挤压了电梯里面原有人员的生存空间。

还不是本公司的,还非得坐电梯,强人所难了。

礼貌点,请出电梯,残忍点,直接分尸。

如果遇到反抗,会不会有物业来干涉呢?

这个世界的物业就是老天爷吧?

他一般不高兴,干涉的手段是什么呢?

蔡根有了点小心思。

“也不知道跟你们有什么仇,什么怨,动手可以,咱们要把话先说明白。

无论谁死谁活,都清清楚楚的上路,比较好,你们说呢?”

对于蔡根摆出一副讲道理的样子,双胞胎紧那罗也没意外,同时点了点头,

“恩,说说吧,反正早晚都要死。”

“现在是中午,所以不着急。”

这是冷笑话吗?

这对双胞胎是人才啊,如果不是敌人,送德云会去,说不定能火呢。

踩着风火轮,扔着盘子碗,说着相声,那是什么光景?

蔡根一不小心又溜号了,脑子里的画面都有了,赶紧礼貌性的笑了笑,

“很冷,很高级,厉害。

那么,咱们之间的仇怨,就把这些不相干的人,放了吧。

反正他们也跑不了,我要是死了,你们再杀他们也不迟。”

双胞胎觉得,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在绝对的实力差距面前,阴谋诡计很无力。

整齐的点了点头,示意同意了。

“贞水茵,你带着他们过去。

该留遗言留遗言,该定墓地定墓地,省着暴毙以后,着急,抓瞎,暴尸荒野容易遭雷劈。”

话不好听,但是都被当球这么久了,谁还在乎这个啊,都当是蔡根说话就这样,不忌讳。

贞水茵听的很认真,记得也很认真,也没有埋怨蔡根咋才来,关心的问,

“那,蔡哥,你有把握吗?”

蔡根慢慢的脱掉了貂皮大衣,扔在了地上,

“什么把握不把握的,该我了的事,就得我了,躲不过去。

我躲过去了,不仗义,遭雷劈。”

贞水茵还想再说几句,但是在蔡根的注视下,放弃了。

一个遁地,拉着五个人,回到了皮卡的后车兜。

整整齐齐,五人一猫,往那一躺,加上小孙和大天狗,怎么看纳启都像是拉尸体的。

石火珠挨个看了看,没啥大事,零件不缺,意识清醒,都活着。

只是身体都软绵绵的,躺在那都动不了。

“段大师,你赶紧来给治疗一下,这都是重伤啊。”

段晓红从后座出来,站在车帮上,摇了摇头,长叹一声,

“死胖子,我是心理医生,不会治疗外科病。”

石火珠不死心,继续说,

“你不是出马仙吗?至少会个正骨什么的吧?”

段晓红这才不情愿挨个检查了一下,又是一声长叹,

“除了贞水茵,其他人骨头都碎了。

我是会正骨,也会接骨,但是这稀碎的,我没学过雕塑。

也许传说中的黑玉续命膏可以救他们,可惜只在书里见过。”

这不是乱扯淡吗?没话逗壳子呢?

啸天猫的经验是丰富的,关键时刻,他必须站出来,

“死胖子,你把那只狗腿砍了,烤熟了喂我们吃,应该能把骨头接上。

对了,段土豆,把你的纸钱收回去,还没死人呢。”

段晓红刚想点火烧纸,默默的把纸钱又放回了口袋里。

纳启不干了,大声说,

“贱猫,那是蔡根给我带的干粮,凭什么你吃?”

啸天猫此时也顾不得许多了,

“傻驴,现在不是内讧的时候,你就是吃了也打不过那俩娘们。

主人估计也挺不了多久,咱们抓紧时间恢复,然后去帮忙。”

难得,啸天猫这么有大局观。

更难得,纳启竟然不再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