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类

谁有黄瓜app 发一下链接

宇文皓并不大清楚这些武林人士江湖人士有什么特殊,毕竟许多练武之人都是显贵家族的看家护院,其中也不乏正派子弟。

他看着笑红尘道:“贪财是人的本性。加上宝亲王府门楣不低,投靠在他门下。也不见得怎么委屈。”

笑红尘见他一脸茫然,便耐心解释道:“没错。贪财是人的本性,但是正如我方才说的这位陈大童,他家底丰厚。他投靠在宝亲王门下。那可想而知求的不是钱财。既然不是钱财。那多半求的是势力,但是,宝亲王如今没有入朝为官。眼下的势力是求不得的,所以。求的是将来。”

“宝亲王确实开始时有谋反之心,岂不是对得上了吗?”宇文皓越听越糊涂了。

笑红尘摇摇头。“这些大派别。眼光是十分独到的,尤其陈树让自己的儿子来宝亲王府。而不是随便派一个门下高手,可见其慎重。既然如此,为何不选一个靠得住的人来投靠?一年多两年前投靠的。哪怕那时候投靠纪王,都要比宝亲王稳妥啊,就更不要说太子你或者是安王了,毕竟,宝亲王连简单的兵力都没有,更无实权,就算一年多前开始谋划,也不过是空谈一句,为何却让陈树不惜派出自己的儿子来呢?”

她把名单一展,指着上面的名字,“还有这三位,都是武林中大派大弟子,武功高不在话下,其谋略聪明都是一等的,如果说陈树冒险,不至于这么多门派都跟着冒险。”

宇文皓听她这么一解释,才明白过来了,“所以,这些人不是宝亲王招揽的,也不是主动前来投靠,而是有人安排前来潜伏在宝亲王的身边,成为宝亲王的亲信。”

“没错,很有可能就是红叶的人。”笑红尘道。

宇文皓想了想,慢慢地摇头,“不,不是红叶的人,如果他们是红叶的人,又假设他们偷走了兵舆图,肯定会马上转交红叶,那红叶就没必要来着一趟,目前据我们对他的观察,兵舆图他没有得手,他还在想办法营救宝亲王。”

“会不会是障眼法?其实他已经取到了兵舆图,只不过故意过来扰乱大家的视线。”

宇文皓摆摆手,俊美的脸上凝着一股沉重,“我更倾向于宝亲王府中有两股势力,一股是红叶公子,另外一股,则是伤了陆源的那人,这些武林高手很有可能就是这两股势力布下去的。”

笑红尘哭笑不得,“我之前还觉得宝亲王很聪明,没想到他也不过是人家的棋子。”

清纯美女淡蓝色长裙余晖袅袅美图

宇文皓又摇头,“你这么说就错了,他很聪明,但是他筹谋得太迟了,所以,他心里其实知道那些人信不过,背后有主子,可没办法,他没有人可以用,你看,不管是偷盗兵舆图,还是带走老夫人到西浙,他都不会用这些人,而是用回自己的心腹,偏生那些心腹不算个心狠手辣的,最后更是被红叶杀死,他不是没有谋虑,他只是准备不足,也没有时间让他多加准备。”

笑红尘点点头,认同了他的意见,问道:“那你认为这另外一股势力是谁?”

宇文皓心中早有了人选,“老四。”

笑红尘有些意外,“他?他最近不是很安分了吗?”

“现在是看似安分,但是你也不要忘记,潜伏这件事情起码早在一年前,那时候汝侧妃还没死,这个女人的计策你还是不能忽视,我怀疑整件事情是这样的,潜伏在宝亲王府的两股势力都知道宝亲王去偷盗了兵舆图,而老四也知道宝亲王府中潜伏着另外的人,所以,他在接获信报之后,就尾随着宝亲王,想在宝亲王回府之前夺走兵舆图,殊不知宝亲王遇到陆源,陆源和宝亲王打了一场,被宝亲王所伤,他……”

宇文皓这么说着,忽然又有些困惑。

“你这样分析挺好啊,怎么了?”笑红尘见他停下来,便问道。

宇文皓狐疑地抬起眸子,“也不对啊,如果宝亲王已经伤了陆源,就算老四要出来抢兵舆图,也不必再伤陆源,他直接对付宝亲王就行了。”

“可能是他出手的时候,陆源并未昏倒,期间醒来看到他了呢?”

“但是,宝亲王并未说过与其他人交手。”宇文皓定定地沉思了一会儿,一拍脑袋,“不,他有交手,他知道和他交手的人是谁,老七说他有所隐瞒,隐瞒的就是这个人。”

“为安王隐瞒?何至于?”笑红尘不理解。

“这就要问他了。”宇文皓眸子一闪,交代笑红尘,“你帮我调查这几个门派,能抓的先抓了,不能抓的交给鬼影卫。”

“好!”笑红尘领命。

宇文皓随即策马回了京兆府,这一次他叫人把宝亲王带到后衙,叫人备下了一桌酒菜。

齐王不明白他这般是为何,“五哥又何必念什么亲情?他犯下了忤逆大不孝之罪,对他好只会辱没晖宗帝。”

宇文皓拍着他的肩膀,“今晚你早些走,去陪陪陆源也好,陪陪圆脸丫头也好,别留在府衙。”

齐王神色涩然,“陆源醒来了,身边围着一群人,我就不去找他了,至于大胖……就让她陪着陆源吧。”

宇文皓睨了他一眼,“像个怨妇似的,喜欢就去争取,不然你要后悔一辈子。”

“和你说话真没趣,动不动就说教。”齐王转身就走。

宇文皓摇摇头,看着是个优柔寡断的,偏生在不该倔强的时候倔强。

如果是老元不搭理他了,他就是磨地也要把老元给求回来的,面子算个蛋!

想起老元,他又想起那红叶公子来,这厮对老元的态度暖眛得很,亏得老元对他死心塌地,拐不走。

不过,还是得小心此人,最好能有证据证明他搅和进这件事情里头,一举把他撵出北唐去,省得提心吊胆。

调整心态,坐在后衙里静静地等候宝亲王。

后衙的厨子做了几道菜,荤腥搭配,还暖了一壶酒,深秋初冬的天气入夜之后就很冷了,宇文皓特意叫人搬来一个炭炉,在屋中暖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