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类

直播卫星app下载安装到手机

九八年的乡下,农村买冰箱冰柜的很少,镇上有几户开小商店的人家因为夏天要卖冰镇汽水、冰镇啤酒和雪糕,所以家里有冰柜。

但是没人那么厚脸皮借人家的冰柜冰鱼肉,白家迫不得已借用了人家的冰柜冰肉,理应要还这个人情。

李玉环喂完了羊走了过来,道:“妈,拿十五个鸡蛋不好看吧,咱家那些肉可是在王嫂子家冰了好几天,拿三十个鸡蛋,再在菜园子里摘些番茄带过去。”

老太太想了想,点点头:“也成,宁愿自己家里吃点亏,也别让人家说咱们小气!”

“就是!”李玉环走过来,拿起白梦蝶放在地上的菜盆和菜篮子出门洗菜去了。

白梦蝶去了老太太的房间,从攒鸡蛋的大篮子里拿了三十个鸡蛋放在小篮子里。

农村本地土鸡下的鸡蛋很小,十五个鸡蛋也就一斤左右,三十个鸡蛋也就两斤。

装好鸡蛋,白梦蝶又去菜地里摘了十几个又大又红而且还没有疤痕的番茄去了镇上。

王大妈家和白伯志家隔得不远,只隔了四五个门面。

除了白伯志兄弟三个,王大妈家在镇上也是数一数二的富户。

她们家虽然有钱,可是不像白伯志兄弟三个那样瞧不起人,对谁都一团和气,所以这一带的乡亲都爱照顾她家的生意。

白梦蝶要去王大妈家的门面,就得经过白伯志家店门口。

洁白如玉花季美女海边写真

白伯志两口子坐在自家的布店里见白梦蝶从他们家门前经过,马上把王八脖子伸得长长的,看她手臂上挎着的篮子里装了些什么。

白梦蝶目不斜视的从他们家门前走过,来到了王大妈家的门面前,脆脆的喊了声:“王大妈好。”

王大妈正踮着脚清理货架上的货物,听到声音扭头看过来,见是白梦蝶,连忙笑着道:“小蝶,你这是放学了啊,你想买点啥?”说罢,走了过来。

“我不买啥。”白梦蝶把手上的篮子放在王大妈家的柜台上,“我奶奶、我二婶让我把放在王大妈家里的排骨和五花肉拿走。

这几十个鸡蛋还有这些番茄是我奶奶让我送给王大妈家的小孙子吃的。”

王大妈一面喜滋滋的把白梦蝶篮子里的东西往自家篮子里放,一面笑着道:“你奶奶也太客气了。”

抬眼看见站在白梦蝶身后两三米的白伯志,王大妈一脸开心的笑马上转换成假笑,高声问:“伯志大兄弟,想买点啥?”

“不买啥,就随便走走。”白伯志转身往自家门面走去。

白梦蝶扭头淡漠地看了一眼他的背影,肯定是这家伙想要看自己提着一大篮子东西送给谁,所以跟在她身后一看究竟。

白梦蝶在心里翻白眼,看也白看,反正不会送给你们家!

王大妈把白梦蝶带来的篮子腾空之后,从冰柜里拿出冻得硬邦邦的排骨和五花肉放在她的篮子里,表功道:“瞧我把你们家的排骨和五花肉冻得多好!”

白梦蝶笑着道了谢,又客气道:“咱家五花肉和排骨占了王大妈家冰柜不少地方,影响王大妈做生意了。”

王大妈豪爽的挥挥手:“没啥没啥!乡里乡亲的,帮一下也没啥!”

白梦蝶再次道了谢,这才提着篮子回家,转身就看见白伯志的女人像一条拦路狗一样站在她家的门面前。

白梦蝶反感的皱了皱眉,继续往前走,虽然绕远路也可以回家,但她凭什么要绕远路?她又不怕她!

很快就走到了白伯志女人的跟前,白梦蝶打算绕过她。

虽然不怕白伯志女人,但是白梦蝶也不想惹事。

她想尽快回去做晚饭,无论是东坡肉还是粉蒸肉做起来很费时间,她哪有空和白伯志女人纠缠!

可白伯志女人根本就不想放过她,白梦蝶往左边走,她就移到左边拦住她的去路,白梦蝶往右边走,她又移到右边拦住她的去路。

白梦蝶的银盘大圆脸当即冷了下来,喝道:“你要干啥?”

“我干啥?”白伯志女人怒气冲冲,“我们家没冰柜是咋的,你们家要冰排骨冰肉不送我家冰,倒送外姓人那里冰,你们白家干的这是人事吗!”

白梦蝶一听这话就明白过来了,肯定是白伯志刚才暗暗的跟在她身后,听到了她和王大妈的对话。

知道她家把排骨和五花肉冰在王大妈家的冰柜里,然后给了王大妈家鸡蛋番茄当谢礼。

白伯志夫妻两个眼红了,没有得到那些谢礼心里堵得慌,所以现在故意来找茬儿。

白梦蝶看了一眼白伯志夫妻两个放在门口的冰柜。

按说他们家卖布匹是不卖冰镇汽水冰镇啤酒和雪糕之类的冷饮的。

可他们家向来就不是讲道理的人,见人家开小商店,一到夏天冰镇汽水、冰镇啤酒和雪糕卖的好,他们家就想抢生意,所以今年夏天一到,也买了一台冰柜放在门口卖各种冷饮。

白梦蝶冷冷怼道:“你自己摔了跤,扭了腰,居然想嫁祸给我,这才不是人做的事!

我们家和你们家已经断了往来,哪怕讨饭都不会上你家门口,又怎么会把肉冰在你们家冰柜里!”说罢,再次想绕开她离开。

白伯志女人再次拦住她:“算了,我大人不计你小人过,不跟你一个晚辈吵。”

说着话,她伸手去拿白梦蝶篮子里的五花肉:“这又是排骨又是肉的,你们家吃不了,把这五花肉孝敬我和你大伯。”

是可忍孰不可忍。

白梦蝶恨不能一脚踹在她的西瓜肚上,把她踹到遥远的天边去。

可她知道,真要用武力制服这个贱人,她还不得像疯狗一样咬住自己不放?

能用异能就绝对不用武力。

白梦蝶在拍飞白伯志女人的爪子的同时,召唤来一条一尺多长的竹叶青毒蛇。

那条竹叶青毒蛇昂起头对准白伯志女人的小腿就是一口。

白伯志女人疼的跳起,下意识的低头一看,一条绿油油的毒蛇蜿蜒着飞快的钻进了路旁下水道的缝隙里不见了。

上次白伯志女人被白梦蝶的一条菜花蛇吓得要死。

后来白梦蝶又利用一段烂绳子让她又受了一次惊吓。

现在真真实实的被蛇咬了,白伯志女人惊恐得脸都扭曲了,看了一眼小腿疼痛的地方,那里明晃晃两颗毒牙咬过的痕迹,伤口处还冒着血。

她全身瘫软,一屁股坐在地上,发出惨绝人寰的叫声:“孩子爸,我被毒蛇咬了!这次真的被蛇咬了!”

白伯志在她刚才跳起的时候,也注意到她脚边有只绿色的蛇游走了。

他几步冲了过来,蹲在他那像肥猪一样的胖女人身边查看了一下被蛇咬的伤痕,焦急道:“真的被蛇咬了!”

情急之中,命令白梦蝶:“你帮我在这儿照看你大妈,我这就去卫生所叫医生来!”

白梦蝶冷漠的冷哼一声,也不说话,绕过地上的女人往前走去。

白伯志气得瞪圆了眼睛,吼道::“你咋这么没人性,你大妈都已经被蛇咬了,让你帮忙照顾一下,你都不肯吗?!”

“是啊,我不仅不肯,我还巴不得她被毒死,不然我都不能愉快的上镇子来了!”白梦蝶讥讽道,“我没人性?我没人性怎么老天爷不派蛇来咬我?却单单咬你女人?”

她讥笑了两声:“这还真是天作孽,犹可违,自作孽,不可活!

人太坏了,心太黑了,老天都看不下眼了,放毒蛇咬坏人!

所以我劝你善良,不然我真担心你和你女人一样会横死的!”

白梦蝶说完就扬长而去了。

白伯志虽然气得想把她毒打一顿,可是她刚才所说的那些话,让他觉得寒飕飕的心里有些怕。

而且他也不敢为了毒打白梦蝶出一口气而拖延时间,生怕拖延下去自己的女人会没命,听说毒蛇发作起来很快就能毒死人。

因此顾不上教训白梦蝶,扯着喉咙喊隔壁左右帮忙照看一下他老婆,他则撒丫子往镇卫生所跑去。

白伯志家虽然和隔壁左右做的生意不同,但是只要谁家生意好,他两口子就看不顺眼,故意指桑骂槐,所以和隔壁左右的关系全都不好。

他喊别人来帮忙,别人都装聋作哑,待在自家的门店里毫无反应。

白梦蝶毫不心虚的回家。

她没那个胆量杀人,所以召唤的是不会致命的竹叶青毒蛇。

这种毒蛇的毒素特性是,咬人后,伤口有少量渗血,疼痛剧烈,呈烧灼样,局部红肿。

中毒者有可能出现恶心、呕吐、头昏、腹痛等症状,部分严重的会中毒性休克,但致死率不足百分之一。

即便白伯志女人运气不好,恰好在那百分之一里面,可是竹叶青的毒性扩散慢,白伯志完全有充裕的时间送他的胖女人去省城治疗。

只要打了血清半点事都不会有,就是花费有些大,所以白梦蝶才离开的那么从容。

还是那句话,她教训人点到为止就好,能交给警察的绝不会自己动私刑。

这是个法制社会,她没权力剥夺任何人的人身权力。

当然,法律解决不了的,那就利用自己的异能来个“天谴”,总之,绝对保护好自己,不让自己身陷囹圄,不论多坏的人都不值得她赔上自己。

那种能动手就绝对不会哔哔的做法她是不认同的。

这不是古代,打了人,甚至杀了人,只要有钱什么事都能摆平。

在这个法制社会,你打了别人,别人干不过你,不会找警察吗?

用武力解决问题帅不过三秒,警察来了,就该蔫儿了,逞一时之快,换至少几天拘留所蹲,脑子有坑。

还以为自己打渣的样子好帅,最后却被渣给收拾了,实在可笑!

脑子是个好东西,不用脑子来虐渣,不过莽夫一个。

白伯志一口气跑到镇卫生所,拉起准备下班的医生心急火燎的赶回来。

发现自己的女人身边没一个邻居照顾,像一条死狗一样躺在地上,白伯志心里百般不是滋味,恨死左邻右舍了。

镇卫生所的医生检查了一下白伯志女人的中毒情况,让白伯志立刻找辆车送他女人去省城的大医院解蛇毒。

镇卫生所没有血清解不了蛇毒,县医院也不用去了,不一定有血清,直接去省城的大医院才不会误事。

即便省城的大医院也没有被血清,可是他们各方面条件优越,能够动用一切手段迅速的调来血清。

白伯志去联系车子去了,镇卫生所的医生给白伯志女人做了简单的处理。

等白伯志包到一辆小卡车,医生帮着白伯志把女人抬上车。

他还善良地叮嘱白伯志身上至少带一千块钱,不然怕钱不够看不了病。

省城大医院是绝对不会赊欠药费的,没钱哪怕人命关天人家也不一定救治。

白伯志傻了眼,家里只有五六百块钱的现钱,现在都过了五点半了,镇上的两家银行已经下班关门了,就算想取钱也取不了。

找隔壁左右借吧,人家连他女人都不愿意照看一下,谁会借钱给他?

只能找自己的几个弟弟借。

白伯志把几个弟弟家全都跑了一趟,个个都说手上没那么多现钱,没办法帮他。

白伯志知道他们全都说的是假话,就是不想借钱给他。

他也不是吃素的,对他几个弟弟说,手上有多少钱就借他多少钱。

他兄弟几个全都互相了解,就没有一个不赖皮的,借别人的钱从来都不会还,哪怕借债人手里有欠条都要不回一分钱。

他们对外人如此,兄弟之间也是这样,斤斤计较,互相算计。

所以哪怕白伯志的话都说到这份上了,他几个弟弟仍旧不肯借给他,怕到时要不回来。

白伯志气得肺炸,大骂三个弟弟没人性,见死不救。

三个弟弟全都置若罔闻,没一个不

怕骂的。

就算白伯志骂得气绝身亡了,他们也不会掉根汗毛的,那他就骂呗。

白伯志无奈,准备离开,忽然想到白梦蝶不帮他照顾他女人的仇恨来。

于是转回到三弟白季志家。

他们的父母四兄弟轮流养,这个月正好轮到三弟养。

白伯志对住在三弟家老迈的亲爸亲妈道:“爸,妈,我刚才看见二叔家的胖孙女买了好几斤排骨和好几斤五花肉回去了,你们现在去二叔家吃顿好的。”

xiazaitxt